金燦榮:2020年,中國必須要打好三場大戰

2020-06-03 06:52:28 作者:金燦榮 來源:正和島 瀏覽次數:0 網友評論 0


金燦榮:2020年,

中國必須要打好三場大戰

病毒防御戰、

經濟保衛戰、

國際輿論戰和法律索賠戰

疫情對世界的沖擊:相當于“9·11”,小于蘇聯解體

今年是傳統農歷的庚子年。按古人的說法,每逢庚子人禍不斷、天災猖獗。新冠疫情可以說是今年最大的黑天鵝。
 
 \
 
對于這次新冠疫情,我有這樣一個判斷:
 
它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非傳統安全的世界大戰。
 
在國際政治上,它的影響大概相當于“9·11”事件,但比199112月蘇聯解體的影響要小。
 
因為新冠疫情本質上是一個事件,英文叫Event。“9·11”同樣如此。這兩個事件都很重大,影響都很大。但它們終究還是在“事件”的范疇里。事件的特點是發生以后,它會過去。
 
但像1991年蘇聯解體,那是個結構變化。新冠疫情雖然會影響世界的結構,但它本身不是結構。這就是我給它下的國際影響定義。
 
同時可以很肯定地講,世界經濟已經遭受了重大打擊。像歐美經濟停頓、資本市場貶得很厲害,失業率上升。貿易也因此受到了影響。大宗商品也不行了,因為飛機不飛了、汽車也不開了。
 
那么今年整個世界經濟肯定是負增長。414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,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降至-3%。日本、美國差不多都是-6%,歐洲-7.5%。
 
究竟會嚴重到什么程度?現在還不知道。有人說,比2008年華爾街金融危機要嚴重,但會不會到1929-1933年世界經濟大危機那種程度,引發世界大戰?不好判斷。
 
我個人估計到不了,這次疫情帶來的經濟沖擊比2008年金融危機厲害,但比1929年經濟大蕭條要輕。介于兩者中間。
 
而這次疫情帶來的更長遠的影響,在于全球化。全球化是過去40年,世界上很重要的一個現象。在經濟上,全球化有它內在的合理性。但疫情后全球化看來會有所挫折,資本會有回流。
 
美國、歐洲都有一些高級官員公開講,至少醫療以后不能考慮放在國外。
 
有很多朋友不知道,美國醫學很發達,醫學水平世界第一。但美國90%的基礎藥靠什么?靠的是我們。包括最近急需的口罩、呼吸機、防護服等,也都是靠我們。
 
就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幾天又開始污蔑潑臟水,說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制造的病毒,但隨后卻話鋒一轉,說你中國還得給我5億只口罩。
 
所以我大膽預測,過去40年的全球化會有一個挫折。至少一部分涉及到國家安全的會搬回去。我們要做好準備,中國制造業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樣,那么占據優勢地位了。
 
2020年,中國要打好這3場戰
 
這次疫情對我們中國是一場“遭遇戰”。它的起源還不知道,需要科學家去研究,現在大家不要妄下結論。
 
但一個清楚的事實是它是多點起源,除了我們武漢遭遇了新冠病毒,意大利、伊朗、日本、美國他們的許多患者來源跟我們沒關系,是本土產生。
 
新冠肺炎等于是個流竄犯到處作案,結果到武漢被“警方”給逮住了。要不是我們早檢測,新冠肺炎可能在美國還是叫大號的流感,是吧?
 
但是跟其它地方相比,我們是最不幸的,是第一個遭到新冠肺炎襲擊的地方。我們是閉卷考試,其它國家都是開卷考試。
 
從某種意義上講,它是檢驗國家治理能力的一個指標。面臨同樣的試卷,中國考試條件差一點,但是分值比較高。
 
為什么這么說呢?這其實不是我說的,也不是中國政府說的,是專業的國際組織說的。
 
世界衛生組織派過一個專家組到武漢待了9天,專家組組長布魯斯對武漢工作是充分肯定的;權威雜志《科學》評價,武漢封城使中國新冠肺炎感染減少了96%。
 
現在疫情在中國基本得到了控制,經濟也正在復蘇。從過去3個多月的信息來講,我們大概可以做出一些基本判斷。
 
經濟上,服務業、制造業、外貿業3個領域都有一定的損失,一季度GDP增長-6.8%。經濟專家現在預計中國的損失大概在5萬億人民幣左右。
 
但是從3月下旬開始,我們的一些經濟指標就開始恢復了。4月中旬,我們國家發電量較去年同比增長1.2%。這個很好。因為發電量是經濟上最硬的指標,做不了假;到420號,物流已經恢復到了去年同期水平。我們的經濟動力還是不錯的。
 
我個人大膽預計,咱們國家二季度會實現正增長。
 
同時我也注意到最高領導人說,今年我們要打好兩個戰,一方面打好疫情防御戰,保護人民生命安全、健康安全;另一方面,今年的社會經濟發展目標不要變。
 
我理解的社會發展目標不變,就是今年得按時脫貧,全面實現小康。那基本上經濟增長得在5%左右。
 
我們可以看到中央政府現在推出了很多財政、金融手段。財政手段就是給企業免稅;金融手段包括降息、降儲備金率等。
 
另外一個大動作是什么?開始上基建。我們都知道經濟增長靠三架馬車:消費、投資和出口。今年你看國際上這個鬼樣子出口是沒戲了,消費損失慘重,所以今年主要靠投資。
 
看起來中央就是下決心用投資來定增長。截止3月底,各地報的投資計劃達到50萬億,今年內就要投22萬億。
 
應該講我覺得這是對的,雖然一來會有代價,今年財政赤字肯定會上去,但我覺得現在是“人病了”,要趕緊上藥。以后有副作用再慢慢調理,不能死過去。大家說是不是?
 
那么,我對咱們企業有5點建議:
 
1. 要立足國內市場。
 
咱們國家去年有一個很重要的數據出來了。2019年中國零售商品市場41.6萬億,轉成美元略微超過美國。注意,這是很偉大的一件事。因為當今世界是一個生產力過剩的時代,這時候誰有購買力誰就很牛。
 
我們不僅是第一制造業大國,現在購買力也是第一。這就告訴我們,中國企業首先要在內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,才能確保生存。
 
2. 抓住新基建的機遇。老基建干一段時間就飽和了,但新基建潛力無窮。
 
3. 外貿還是要抓住。重點是周邊,特別要抓住東亞經濟合作的機會。
 
4. 注意“一帶一路”、巴西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工業國以及歐洲的機會。
 
5. 對美投資要慎重。因為中美關系往下走是必然的。但貿易可以繼續,像義烏給特朗普生產帽子什么的,來多少訂單就做多少。
 
除了病毒防御戰、經濟保衛戰,2020年我們還有第三戰要打。是什么呢?就是美國和西方發起的國際輿論戰和法律索賠戰。
 
現在美國為首的戰略界人士和一些西方國家,在輿論上想把疫情防治不利的責任推給我們。光是美國就有7家律師事務所起訴,還有密蘇里州一個州政府來起訴。
 
我看還有那種起哄、架秧子的,什么印度、意大利、尼日利亞等等,也都神經兮兮地來起訴我們。這個實際上他們做不到,但是我們還是得防范。
 
“西方不是更年期,是老年癡呆了”
 
前幾天,咱們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,我們已經提供給了美國超過30億只口罩。
 
應該講中國算是大國里面脾氣很好的了。與人為善,沒有在救命物資上卡別人?,F在中央政策不是對抗,基本上還是盡我們所能在幫助世界。
 
但美國現在還是拉著一些歐洲國家,輿論上對立中國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把中國視為敵人,有助于他們團結。
 
因為他們把防治疫情的開卷考試“考砸了”。美國這次對疫情的應對,像第三世界國家。他要甩鍋,于是他就找中國麻煩,想把中國當替罪羊。
 
為什么會應對成這樣呢?源于西方社會充斥著的幾種傲慢:
 
1. 社會層面:種族、文化、制度傲慢
 
整個西方社會它有著3種傲慢。
 
第一種傲慢就是種族傲慢。他們一開始覺得新冠肺炎就是針對黃種人的。這話不是我講的,是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講的。
 
324號,麻生太郎在日本國會聽證,跟議員講說自己2月份去沙特開G20財政部長會議,善意地提醒了西方的同志:這個病毒不認人。
 
據麻生講,好幾個歐洲的財政部長,包括意大利財政部長竟然嘲笑他,說這是你們黃種人的病,跟我們沒關系。這都是很傻的。種族傲慢,對不對?現在倒霉了吧?
 
第二個西方社會廣泛存在的傲慢,我把它叫作文化傲慢。
 
過去100年,由于中國文化人、媒體人等等自我污蔑、妖魔化,再加上西方推波助瀾,就導致了一個錯誤成見:東亞人尤其是中國人的生活習慣不健康,喜歡吃野味。
 
坦率地講,我跑過世界80多個國家,可以告訴大家這是假的。中國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有吃蝙蝠的習俗。因為蝙蝠是哺乳類動物里帶病毒最多的。但非洲、東南亞、南太,還有拉美的印第安地區,就有吃蝙蝠的習俗。
 
其實我們是中不溜的。但因為文化上的偏見,導致了他們的這種傲慢,說你們這幫家伙喜歡吃野味。這其實是錯的。
 
還有一個是制度傲慢。西方人覺得說自己民主自由,然后很透明,政府十分負責任,公民也一樣,就算疫情來了也沒事。
 
現在看來這都是謊言,都是一個神話。他們的民眾比我們的民眾自私自利多了。
 
而且有點單純,你看像英國、美國,還有荷蘭等很發達的國家。老百姓真的相信了,5G基站會傳染病毒,跑去燒基站了;然后美國總統傻乎乎地說,往肺里面打消毒液,1分鐘就把病毒消滅了。還真有人打,而且還真死人了。
 
你看明明世界衛生組織都發出了警告,中國人付出了巨大代價后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。
 
我們都不是叫吹哨了,我們是到人家門口敲門了。但他們不聽我們的,還把我們趕出來了,原因就是整個西方社會太傲慢了。
 
2. 政府層面:選舉、資本至上、社會達爾文主義
 
而在政府層面上,所有西方政府都有一個毛?。哼x舉至上。他們把應對病毒的考慮搞復雜了。絕對不能讓疫情影響到全局。同時,應對疫情的基本知識、應對措施不能影響到資本獲益。這就有問題了。
 
像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副州長丹·帕特里克,竟然公開講為了美國經濟,65歲以上的老人得犧牲自己。多無恥才講得出這個話。
 
也就是說他們內在的資本至上、個人政治利益,在疫情中充分地表現了出來。
 
比如,你看像呼吸性疾病,戴口罩肯定是最有效的吧?但國外就是不讓你戴口罩。原因是什么?一旦大家都戴上口罩,口罩是供應不上的。
 
所以他就明著騙你說,中國人那樣戴著口罩是專制主義,是侵犯你隱私。所以不戴口罩就成了一種意識形態,聲稱保護個人自由、張揚個性。老百姓也還真就信了。
 
還有一個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問題。英國首先提出了群體免疫的說法。坦率地講,咱們中國人翻譯的是有問題的,翻得比較客氣。
 
那什么叫群體免疫?群在英文里有個詞叫“Herd”。什么意思呢?畜群。所以直譯應該是畜群免疫,而不是群體免疫。
 
真要搞群體免疫是不得了的。什么概念呢?就是在一種疾病面前,讓一個群體無防護地去感染。
 
從科學角度來講,大概60%的人群會感染,然后就停止傳播了。這在牛羊馬中是搞過的,概率就是這樣。
 
但是請注意,全球77億人有60%的人感染是什么概念呢?差不多50億人感染。要是以歐美現在接近7%的死亡率計算,是3.5億人去世。
 
這不是反人類罪嗎?有這個想法的人,就是法西斯、就是反人類。怎么能這樣做呢?
 
很多西方國家就是這樣,65歲以上的人進醫院后,自己簽個東西,如果資源不夠了,就不管了算了。這在我們東方社會是完全難以想象的。
 
西方的個人主義,不僅自己任性對自己不負責任,對別人也不負責任。大家因此會產生這樣一個印象:西方老了。
 
原先電影《007》里面那個英俊瀟灑、無所不能的西方,現實中早已經是個連牙齒都掉沒了的老太太。
 
我以前跟美國人開玩笑說,你們壯年期結束了,進入更年期了?,F在我發現自己這個判斷不對,他不是更年期,他是老年癡呆癥了。知道吧?這是西方社會現在的問題。
 
不可避免,中美關系將往低處走
 
最后講一下中美關系。往低處走是必然的。
 
其實在疫情前,就已經開始往下走了。時間點是201712月。20171218號,美國發布了一個4年一度的報告,叫國家安全戰略報告。
 
這個報告很重要,它給了中國一個定位,把中國叫做“修正主義國家”。他這個修正主義是這樣的,他說:你們中國想修正我們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。
 
但中國說我忙得跟個鬼似的,根本沒想去挑戰你。美國說,你就是挑戰我,你就是主要的戰略競爭者。
 
大家都知道美國是世界領導者,國際政策跟國內政策是一樣的?,F在是領導說你行你就行,不行也行。
 
所以2017年底美國內部就已經形成了戰略共識:中國是修正主義國家,是主要競爭對手。中美關系的基本性質就變了,原先是既競爭又合作,現在以競爭為主了。
 
而且美國行動能力很強。特朗普這個人更是如此。該怎么理解特朗普?是不是就是我們中國社會里邊,建筑行業的“包工頭”:理論水平不高,脾氣極其暴躁,行動能力超強。
 
他一旦認定你是對手,就立馬開展行動。你看201712月底給了你一個定位。20183月,3個月后就動手了,發動對華貿易戰。
 
20183月到現在,美國已經打出了15張牌:
 
1、貿易戰。
 
2、科技戰,像中興通訊、華為、??低?,整了一批企業。
 
3、司法戰,把我們華為的孟女士給抓了。
 
4、金融戰。
 
5、輿論戰,這是貫穿始終在搞的。它的指揮者應該是美國戰略界。
 
6-11、政治牌,在臺灣,香港,新疆,西藏,東海,南海上作文章。
 
12、一帶一路,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到處挑撥離間。
 
13、印太戰略,原先美國是重返亞太的戰略,現在除了鞏固原來在亞太的盟友韓國、日本、澳大利亞等,準備往西走,拉攏印度、印尼、越南等國家。
 
14、WTO 2.0,現在美日歐在WTO里邊搞了個小圈子,他們之間互相零關稅,要把中國排除在外。
 
15、軍控談判,這是最新的,現在美國天天要我們去參加軍控談判。目的是什么?就是限制中國的軍事現代化。
 
上面是疫情前的中美關系。而疫情發生后,中美關系進一步地往下走。為什么會這樣呢?
 
原因很簡單,圍繞著疫情,中美雙方沒有合作。本來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,中美之間又不是敵人,應該精誠合作才對吧?
 
結果很不幸,在早期病毒襲擊中國時,美國是幸災樂禍的。
 
那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經常宣講,這是好事,可以導致制造業回流美國,多好;《華爾街日報》刊發的一篇文章,竟然稱“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”。很壞的一個表態。
 
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羅,還向美國在華企業喊話,可以通過免稅的方式,報銷這些企業回國的成本。當然美國企業肯定不會就這么簡單地回流,因為成本太高了。但一個白宮高官說這個話,意味著他們主觀上想這么干。
 
同時,從今年1月到現在,美國在臺灣問題上頻頻出手,通過了一個所謂的《臺北法案》,公然地把臺灣叫做國家;然后軍事動作頻頻,最近還派了一艘老舊的破艦過來。
 
對于這種挑釁,我們不是說沒有手段,只是還在克制自己,先不想用,還是想維護中美關系的大局。我們這邊的主觀愿望是沒問題的,只是說現在美國好像有一小部分人,鐵了心地想要中美關系突破,這個就比較麻煩。
 
中美關系最終將怎么走,我們現在誰也沒法精準預測。我只能這樣講,就是已經開始往下走了。所以我才會建議別在美國搞投資,貿易可以做。因為貿易是一筆一筆收錢的。
 
我個人覺得中美關系的底線是要防范流血。如果流血了就無法挽回了。所以臺灣問題可能是未來中美關系值得關注的大問題。
 
就像最高領導人多次強調的那樣,中美兩國關系好,不僅對兩國和兩國人民有利,對世界也有利。我們有1000個理由搞好中美關系,沒有一個理由搞壞中美關系。這個道理,也希望美國能聽得進去。(正和島)




相關文章

[收藏] [打印] [關閉] [返回頂部]

  • 驗證碼:
在家开什么公司最赚钱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 证券配资 甘肃省快3走势图 股权基金配资 欢乐彩网址 黔源电力股票 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19066期 在线配资网选尚牛在线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记录